>
您现在所的位置: 嘉兴合力钢结构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心系嘉兴发展的追梦人

发布时间:2019-05-08 14:10 作者:hg0088 点击量:
-
-
    目前,“一园”已经进入前期谋划阶段,“一基金”也已经有了眉目。研究院正式运营一年,这项邵航口中复杂的系统工程正在步入正轨。
  心系嘉兴发展的追梦人
  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目前共有研究人员64人,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占三分之二以上,其中很多人员都是从北美、欧洲等地回来的“海归”,已经成为嘉兴一大人才高地。
  那么,背靠清华大学的科研资源,面向未来前沿领域,集聚大量高端人才,从里到外都“高大上”的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到底能给嘉兴带来什么?
  “我觉得第一点就是成为嘉兴集聚高端人才的载体。”邵航说,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嘉兴迎来了历史性机遇,前景一片光明。他认为,在发展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才,嘉兴周边的上海和杭州,对人才有很强的吸附力,当下,如何吸引人才,需要嘉兴认真破题。
  这其中,打造一个个承接人才的载体是关键,而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具备这样的条件。对于落地的人才,研究院不仅可以提供丰富的科研和产业资源,而且还为人才制定了详细的发展计划,让人才能够清晰看到在嘉兴的光明未来。目前,研究院集聚人才的“马太效应”正在显现。
  当下,嘉兴正在经历产业转型期,需要大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邵航了然于胸,由此,他看到了研究院的另一大价值,就是为嘉兴的产业注入高科技的新动能。
  “清华的科研项目,基本上都是国内甚至国际顶尖水平,我们将其比喻为科技研发的‘国家队’,这些成果如果在嘉兴落地开花,就意味着嘉兴的产业发展走在了国内甚至国际的前列。”邵航说,嘉兴是红船起航地,而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就像一艘科技的小船,可以为嘉兴科技产业的扬帆起航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我们是科研成果转化的平台,而嘉兴市和嘉兴科技城则是我们研究院发展的平台,我希望未来院能够在平台的支撑下,发挥出最大的力量。”邵航最后说。很多嘉兴人知道邵航,是因为落户在嘉兴的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
  这个由嘉兴市人民政府、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政府、嘉兴科技城管理委员会共同打造的市属事业单位,2018年1月正式启动运营,目前已成为嘉兴的一大高端科创平台,集聚了一批顶尖人才。而研究院的掌舵人,就是三十出头的邵航。
  因此,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是一名年轻的管理才俊。其实,邵航从事科研工作已经长达15年,并且先后两次获得中国电子学会科技进步一等奖,是一名顶尖的科研人才。
  2007年,在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读大三的邵航进入清华大学数字媒体实验室,开启了他的科研之路。即便是2016年底离开实验室,奔赴嘉兴筹建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邵航也没有中断自己的科研事业,所研发的项目不断取得新成果。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996’,我感觉自己节奏是‘007’,工作时间从零点到零点,每周工作7天,”邵航笑着说。这显然是一种调侃,但也可以看出他的忙碌。“研究院日常事务很多,但是我要保证有充分的时间搞科研。”邵航道出了忙碌的原因,科研仍是他事业的一大重心。
  就在前几天,邵航所在清华团队研制的大视场高分辨率的脑科学显微计算成像仪器通过了相关验收,即将走向市场。目前该仪器是全球视场最大、数据通量最高的光学显微仪器,可以实现大视野下单细胞的精确观察,实现生命科学研究中结构和功能的统一成像。
  “我以相机镜头举例,广角镜头视野宽阔,但是细节解析力不够,长焦镜头细节清晰,但是视野狭窄,我们这个仪器就是结合了广角和长焦镜头的优势,既有大视场又有高分辨率。”说起团队的科研成果,邵航就像在介绍一个宝贝,遇到一些专业术语,尽量用通俗的语言给记者解释。
  记者了解到,经权威第三方机构检测,该仪器的高分辨率和大视场指标,在国际上都处于领先地位。“目前,已经有一些客户找到我们,希望采购这个仪器,未来,这个仪器在基础科学研究、生命健康、医药研发等领域大有可为。”
  接下来,他将和团队一起,进一步拓展基于计算成像技术的应用场景,加速这项科研成果的产业化,用在手术显微仪器领域,挑战蔡司、莱卡等跨国巨头公司,为产业创新作出更大的贡献。
  在外人眼里,33岁的年纪,还非常年轻,拥有大把时间来发展事业。但是邵航并不完全同意,看了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每年进行的“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榜单评选,他感悟颇深:搞科研也要趁年轻。
  “2018年,当选的35人集中在人工智能研究与应用、NLP、脑科学、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学、生物科技、自动驾驶等多个前沿领域,并取得了突出的成果,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2.6岁。”邵航说,“看到同龄人取得的杰出成果,我感到青年科技工作者一定要敢于站在时代的高度去寻找难题,要像牛顿一样,学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眺望,我们在浙江工作,就需要站在浙江看全国,站在全国看世界,在更高的视野上规划自己的人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国家所需的创新高地。”
  不忘初心的创业者
  邵航是衢州人,2004年开始,一直在外求学、工作,对他来说,浙江就是故乡。
  邵航所在的清华大学数字媒体技术实验室成立于2001年,由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博导戴琼海领衔,先后引领了图像视频处理、三维重建、光场成像、计算成像等数字媒体领域的技术变革潮流。
  2016年,嘉兴市开始酝酿布局未来数字媒体领域的尖端科研成果产业化平台,这和邵航所在的清华大学数字媒体技术实验室研究方向息息相关。不久后,在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的推动下,建设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的设想应运而生。于是,在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筹建之际,既是实验室骨干、又是浙江人的邵航被推到了台前。
  “都说近乡情更怯,其实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是有过犹豫的,因为回到了家乡,我对自己的要求会更高,做不好我会内疚。”邵航说。但是,当他想起自己的初心,便决定走出实验室,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
  邵航的初心,是致力于科技成果的产业化。2008年,邵航硕士毕业,导师希望他继续攻读博士,但是因为兴趣点在科技成果的转化上,邵航婉拒了导师的建议。随后,邵航留在实验室,积极推动成果转化,积累了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相关经验。
  2017年,邵航正式奔赴嘉兴,开始了人生的新征途。
  同年5月,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获批,开始了紧张的筹建工作。“筹建初期,我们面对的是一幢未经装修的毛坯大楼,经过半年的紧张施工,2018年1月20日,未来院正式启动运营。”邵航告诉记者。
  如今,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已经运营一年时间,邵航的思路也逐渐清晰。他认为,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如今“一院一园一基金”的模式是正确的,他要在这个框架下,让研究院的发展之路进入快车道。
  “一院”,即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一园”是指产业园区,“一基金”就是产业基金。邵航的理解是,“一院”是沟通前端科研成果和后端产业化的桥梁,“一园”是科创项目发展壮大的温床,“一基金”则是撬动项目快速发展的资本杠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下一篇:没有了